纪事:NBA来了

2004年夏天,伴随着NBA巨星乔丹的到来,篮球成为了整个城市的话题。而众多关于篮球的新闻中,最受人关注的莫过于即将登陆中国的NBA中国赛。

这是一场令无数人期待并将产生深远影响的比赛。为此NBA精心挑选了两支参赛的球队,其中一支就是拥有中国球员姚明的火箭队。除此之外,NBA还会带来一个100多人的商业代表团。

张衡,北京竞赛中心主任,正是他从四年前开始了这次NBA中国赛的运作。而98年他第一次考察NBA时看到的那场比赛对他今天的举动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对于张衡来说,能够运作NBA这样成功的商业比赛来中国本身就是一种胜利。但对于NBA而言,花如此多的精力和上千万美元的成本把一场本国的篮球赛事办在了距离他们半个地球的中国,又为的是什么呢?

5月18日,北京东单篮球场挤满了众多喜爱篮球的青少年们,今天是乔丹来到北京后的第一次公开活动,耐克公司安排他在这里与球迷们见面,但是,乔丹一直没有出现。“观众朋友,我现在是在东单体育心篮球场,原定于乔丹在这里参加的东单体育中心篮球场重建捐赠仪式因某种原因取消。现在媒体和球迷正在逐渐散去。”

王璁,是一名高中生,同时也是一个小有名气的街头篮球爱好者,互联网上流传了许多 他打篮球的视频。

除了举办NBA以外,张衡还担任了此次在中国举办的亚洲杯足球赛的组织工作。这一天,中国队获得了一场难得的胜利,大家都很兴奋 。这场胜利对于搞了多年足球工作的张衡而言,意义非常。张衡从15岁开始进入北京少年队踢球,踢了15年的专业队后进入了北京体委,开始了他漫长的体育管理工作。对于张衡这代人来说,足球是他们最热爱也投入最多的一项运动。

对于王璁这代人来说,篮球已经取代了足球成为了他们最热爱的运动。他说:“有两种选择,一个是足球,还有就是篮球,当时我觉得打篮球的,那个动作特别优雅。”对于王璁来说,篮球已经不仅仅是一种爱好了。他说:“我最大的梦想还是能打职业篮球很难离开这项运动,它已经成为我这个人的一部分了。”为了能打篮球,王璁在高二的时候特地转学到了北京篮球名校22中,并且选择了留级。这对于一个正在中国读高中的学生来说,显然并不是一件让人放心的事情。 刚刚转学的时候,如何在学习和篮球之间进行选择,成了王璁最头疼的事情。“刚一入学的时候,肯定同学老师认为我是一个非常好的学生,干什么都能走在前面的那种,可是实质上并不是那么一回事,除了在球场上,可能大家就开始怀疑了。但是你得面对。当时也不善于自我调节,遇见这种情况有点手足无措,我感觉就是确实那日子过的就跟耗那日子的感觉。我失去了一年时间,为打篮球嘛我念了两年高二,原来学习成绩特好,现在就不像原来那样了。”

王璁还有几天的时间就要参加高考了,他希望能够上一所好大学,并参加大学生篮球联赛,他认为这是他现在惟一可以实现梦想的方式了。随着比赛日期的临近,NBA方面派来了两名高级官员对这次比赛场馆的安全工作进行考察。为了尽可能的满足NBA方面的要求,北京竞赛中心特地请来了公安部门进行配合。

黎宇辉,NBA北京代表处市场经理,他也是这次运作NBA中国赛的重要人物之一。

曹东祥,北京公安局治安管理总队大型活动处处长,他将负责这次NBA中国赛的安全工作。

“到暂停的时候,他们站起来,然后脸朝这边,在比赛期间应该站在这里,他应该能够被看见,在暂停的时候他应该走出来站到这里,然后面朝球队,第三个人呢,平时是坐在这,到了暂停的时候走到那,我这球迷他不会翻下来的,即便翻下来,我在上面坐席上有警察,你跟他说啊,就在这个位置就有你们警察,我刚才跟他说了底下还有一圈呢,那么说你在这有什么意义没有,他根本就过不来,他们在上面会有警察。是否还需要第三个警察在这里,我们能不能将摄像机关掉一会,这个可不可以关掉一下?这是NBA联盟和球员工会共同制定的协议,这个联盟有自己的规则,我不能改变这个规则,我不认为可以改变NBA的规则,他这个是惯例。”

这次比赛的安全保卫工作按照协议本来由张衡所在的北京竞赛中心负责,但NBA方面还是要求按照他们的习惯来改变中方的工作方式。“按情理讲我们两家签了协议了,我的事我办,你的事你办。这签了协议之后美国人的做法是这样,他的事他办,我的事他也介入。我接待住宿,他得指定酒店,我卖票,他得跟我一块定价位,从理念上说他跟中国这个人情,跟中国的做法就是不一样。”

除了应付NBA方面不断提出的要求外,张衡还要应付另外一个大难题,那就是这一次亚洲杯的售票问题,面对开赛以来糟糕的票房,他有些力不从心。“中国人对足球已然麻木了,无所谓了。礼拜天的节目我和张斌搭档做的,张斌在那感慨,球迷为什么现在不支持,然后我说你最后说一句话,总结你今天的谈话内容吧,他说我会拿钱去买很多球票分给我的朋友,让他们去给中国队捧场。”

一直在为高考忐忑不安的王璁得到了一个好消息,他作为篮球特长生被北京大学选中了,原来一直被认为会影响学习的篮球,如今却帮他走进了名牌大学,这让王璁非常兴奋,他打算约几个朋友去参加一场街头篮球比赛,好好的庆祝一下。这是由一家体育用品公司举办的街头3对3篮球比赛。这样的活动每年都会在中国各地举办,而参赛者大多是正在读高中的学生。王璁在去年的冠军争夺中输给了这支蓝队,而今年他们在小组赛时就被分到了一起。王璁所在的红队非常轻松的赢得了小组前几场比赛的胜利,他们开始等待自己的对手。

和NBA方面的谈判暂时告一段落了,但张衡并没有喘气的机会,一个更为现实的问题正等着他去解决。尽管距离比赛还有3个月的时间,门票却已经成为了各方关注的焦点。为了尽快确定票务分配方案,张衡请来了有关单位进行协商。这是一次关于如何减少工作票的谈判,因为牵扯到方方面面的利益,谈判进行的并不顺利。“一共才卖多少钱呀,你那不能给首都体育馆我也不给他,给他二三百张足以了,你又要钱,我给50万,他要120万,我怎么办呀?400为基数,有可能他们一调呢,弄的好也可能370多,弄的不好呢400多一点没问题。给留200张行不行,你要是不同意的线张吧。说实话也都这么长时间了,你知道什么意思吗?在我的脑子里边,像你这人一说我估计也就打着200张的谱来的。”

为了见到乔丹,许多球迷参加了由耐克公司和新浪网合作推出的一项活动。这项活动要求球迷们用自己关于乔丹的收藏品来换得见乔丹的机会,关于这一点,网上开始议论纷纷。

迈克尔·乔丹,美国NBA篮球历史上的一个神话,他在篮球上所取得的伟大成绩使他几乎成为了篮球的代名词,同时他也是美国商业上的一个神话。乔丹这次来华的主要目的是推广他的商业产品,那是一个非常昂贵的品牌,然而在中国还是有众多的青少年们购买并且收藏。乔丹在商业上的成功是NBA市场运作的一个典范,从乔丹的到来到NBA中国赛的举办,活动的规模越来越大。

2004年,中国的篮球市场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除了中国赛以外,NBA方面还在这个夏天举办了一个高级教练员训练营的活动。这次活动将由NBA方面提供六名教练,对上百名来自全国范围内的中方教练员进行培训,并将培训的内容制作成光盘免费发放给全国多个中学。为了吸引媒体的关注,NBA方面特地请来了姚明。NBA,通过成熟的市场运作造就了姚明,这个对于中国而言最具有吸引力和商业价值的球星,而在此之前,他们对中国的市场进行了长期的考察。在一番精心的准备之后,NBA中国赛终于浮出了水面。面对这一次NBA的来势汹汹,有的人开始担心。“关于这个NBA来,关于这个市场份额的问题很多人也很担忧,如果NBA来了,是不是NBA作为一种侵略。我个人倒不完全这么看,相比较而存在,相斗争而发展,在比较和斗争过程中就得交点学费,谁让人家是强呀,人家是老师呢,有朝一日,我们称霸篮球,称霸世界体坛的时候,很多个国家、很多人也会向我们俯首称臣。”

随着NBA中国赛的临近,如何筹钱去买一张价格不菲的球票成了王璁最发愁的问题,不过好在,因为王璁在街头篮球中小有名气,经常有一些品牌和厂家邀请他去表演,并且给予他一定的报酬。王璁这一次也打算通过这样的方式来筹钱,而机会很快就来了。

这是由锐步公司举办的一项活动。这次活动将姚明的前队友弗朗西丝邀请到了上海的姚明篮球公园和球迷们见面。王璁也被邀请来了这里,锐步公司给了他一个特殊的任务,那就是为弗朗西丝表演,并且尽可能的让弗朗西丝上场和他进行一对一的比赛。

尽管没有拿到钱,但是因为这是难得的一次跟NBA球星面对面的机会,王璁还是非常兴奋。除了邀请王璁外,主办公司还在现场挑选了另外几名高中生为弗朗西丝表演。对于王璁和这些高中的学生来说,为NBA球星表演篮球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他们谁也不愿意输给对方。

NBA中国赛的新闻发布会召开了。因为比赛的临近,门票成了大家最关心的问题。而主管门票销售的张衡也成了记者们最关心的对象。“我是NBA中文版杂志的记者,我想请问一下张衡先生据说离比赛现场最近的场边位置,已经达到了两万元,这个情况是不是属实?”“这个问题解释一下,确实是有二十几张票是两万块钱的票,这个票是和NBA接轨的,这个票主要的发售对象就是好莱坞的老板们,所以这样的话这票对他们来说不高。”“据说我们商务包厢的票最高价达到十万元,这个情况是否属实?”

“这个我肯定地答复你,属实。我们这个比赛面向不同的人群,高档次的,需求高的。我们准备了一部分包厢,不是很多,平均一个座位是一万块钱,十个座位是十万块钱,这里面有特殊的服务,这特殊的服务是给点水,给点水果,给点点心,没有其它的服务。我想问一下张衡先生,就是球票具体的分配比例到底有没有出来,因为我想球迷应该比较关心他们能多大程度上买到球票。”

2004年8月3日,上午九点30分。这是NBA中国赛正式售票的第一天。现在距离预定的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了,售票的窗口却仍然没有打开,窗台上反而贴上了这样一张告示。票呢首体想不想办了,等了半天还没有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票,然后别的地方你知道情况吗,别的地方票早就没有了,昨天打电话,人家就说只有四张票 ,一个点.说四张票人家早就预定出去了,我说为什么这么少票呀,他说给他的票就这么少.你问的是哪呀,我问的是民族宫,民族宫也是十个售票点其中的一个,然后也是没有,没有了.那些票都哪去了,这是媒体公布的正常购票渠道,你能给我们联系联系问一问吗这么老远呢,特意想看看姚明,这回终于又看不着了,昨晚顶着雨就在这排队了,问题是他这窗口没卖呀,定是搞暗箱了,为你们记者如果能够的话最好调查调查内幕,访我们是没有用,们顶多在这发发牢骚,事无补.

张衡说:“市长电话都打爆了,这有什么办法呀,NBA一家拿走五千多呀,他买三千五,他一下子拿走了,他一家本身就拿了五千多张票,一千五百多张票是他所谓的赠票,他拿走了。又买三千五,五千多张都拿走了,总共一万三千张,中央各部委、北京市委各局委办、中国篮协,包括台湾的篮球协会、总政全在定票,你怎么办?关键现在你这么多点,一分就没几张票,然后每个点都闹有矛盾,跟他们说说情况如果说窗口没有售足一千张,咱们补足,再拿出一千张来,咱压缩这个团体,老百姓要交代好了。既然承诺了两千张,一张都不少。”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