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闻乐见大内卷葡萄牙意大利至少一个告别世界杯

凌晨的世预赛欧洲区附加赛抽签,之于葡萄牙和意大利球迷是晴天霹雳,之于“中立球迷”,则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谈资。

在沿用了欧洲杯预选赛附加赛赛制后,两届欧洲冠军只能活一个,甚至可能双双倒下的惨淡未来,是附加赛历史上屈指可数的极端情形。

而“内卷”波及的不只是金球奖热门C罗与若日尼奥,极端情况下,莱万、伊布、阿拉巴和贝尔等人,也将一起在明年冬天蹲在家里看电视。

槽点满满的附加赛赛制,或许会让两国球迷捶胸顿足,在不断提携足球后进国家的大背景下,意大利和葡萄牙被摆上祭坛,撇开运气因素,实则是时代的牺牲品。

出生在葡萄牙,球员时代在尤文图斯效力,手心手背都是肉,绝对不能偏袒——身为抽签仪式三位嘉宾中球员时代成就最低的那一个,蒂亚戈的“魔鬼之手”,缔造了葡萄牙和意大利至少倒下一个的绝对死局。

前4次抽签没有抽出意大利和葡萄牙时,蒂亚戈的神情已经僵硬,待到最后一个抽出祖国,勉强挤出的笑容的他尴尬到了极点。而无论主持人还是另两位嘉宾马特乌斯、卡伦布,表情管理距离笑场仅一步之遥。当抽签结束被主持人问及这一结果时,蒂亚戈憋了半天才嘟囔出一句:“这很难……”

但对于预选赛一路受气至今的葡萄牙而言,他们已经受够了无休止的坏运气:对垒小组保持不败的塞尔维亚,对手中卫和中锋两个米特罗维奇,一个将明显越过门线的进球挡出,一个则以绝杀阻止了枣红军团的直通之梦,而今,他们的遭遇,再明显不过地印证了“墨菲定律”——当你担忧最糟糕的结果时,它就一定会发生。

不过苛责球员时代曾和C罗并肩作战的蒂亚戈,恐怕也只能发泄一时的邪火。枣红军团必须要考虑本世纪以来,首次无缘大力神杯决赛周的崩盘。对于5年前刚君临欧洲的葡萄牙而言,这样的滑落,实在猝不及防。

别忘了,在迎战意大利队之前,枣红军团还要先过土耳其这一关,新帅昆茨上任后,着力改变星月军团情绪管理不佳、逆风球时常一溃千里的痼疾,而两届预选赛已经证明,枣红军团或许不惧绝对强敌,但面对乌克兰、塞尔维亚级别的二线球队却办法不多,土耳其显然亦属此列。

即便迈过这道坎,面对意大利,葡萄牙队恐怕胜算也只是五五开。球队看似三线储备丰富、实则在俱乐部当惯核心的诸多主力,回到国家队都在扮演自己并不擅长的角色。而C罗常年的大包大揽,又助长了小老弟们的依赖心理,加之老帅桑托斯临场调度愈发迟钝平庸,球队空有账面实力,却始终找不到最佳配搭。

而和葡萄牙一样,同样不成功便成仁的意大利,情况恰恰相反,世界杯周期,球队暴露出缺少绝对巨星、尤其是锋线尖刀的积弊。当然,比起葡萄牙两战都难度不低,意大利人至少首战相对轻松,没了潘德夫的北马其顿,纸面实力或许是附加赛12队中最平庸的那一个。

但当两届欧洲冠军狭路相逢时,一场决胜的极大偶然性下,两队决胜的难度,甚至不亚于各自参加过的欧洲杯决赛。仅从历史战绩来看,双方交战27次,意大利取得18胜3平6负的压倒性战绩,而葡萄牙只是在2018-19赛季的欧国联两战蓝衫军保持不败。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这两场比赛,C罗都因种种原因未能出战,他上一次以国脚身份面对意大利,要追溯到遥远的2008年,对意甲生涯并不愉快的“总裁”而言,意大利队其实是个熟悉的陌生人。

值得玩味的是,自2002年已届而立的“黄金一代”率队挺进韩国以来,葡萄牙队再未缺席过世界杯,且只被小组淘汰过一次,而意大利虽然在15年前第4次捧起大力神杯,但此番如果再度出局,则将连续缺席两届世界杯,1990年至今,欧洲强队中发生这一情形的,也不过法国和荷兰而已,这显然是刚艰难攀到峰顶的蓝衫军不能承受之重。

对于万众敬仰的曼奇尼而言,从教练生涯巅峰,到第二个文图拉,或许只有7个月的间隔而已,接受现场连线时,曼乔也苦笑不已:“欧洲杯上的成功只有在团结一致的时候才能取得,抽签结果原本可以更好,这是事实。我们想避开他们,他们也想避开我们。我们之间的对决可以说是决赛级别的。”

比起还未开战就哀嚎连天的C区,B区和A区球队的整体实力,呈现逐次递减态势。尤其A区的苏格兰、乌克兰、威尔士和奥地利,都是欧洲足球货真价实的二三线版图,甚至早已被边缘化,此次抽签,却可能让集体缺席了2018年世界杯的四队中,有一支能重新出现在世界杯大家庭。

事实上,用上届集体缺席形容A组4队,绝对是夸奖而不是埋汰:苏格兰上次参加世界杯,是23年前的1998年,乌克兰?2006年,奥地利?1998年。而威尔士?1958年!

而即便放在相对“不卷”的欧洲杯,苏格兰也是时隔21年才首次回归,但他们大刀阔斧的传统英式足球,早已显得陈腐落伍;乌克兰倒是在舍甫琴科任教期间,凭借“核弹头”的意甲人脉搭建起出色的教练团队,完成了初步改良,但伴随舍瓦重返意甲执教,欧洲杯上刚有起色的他们,又将面对相对迷茫的前景。

威尔士和奥地利的对决,焦点是两代皇马左脚大神:“前浪”贝尔如今几乎在伯纳乌人间蒸发,但在国家队仍是偶尔无人可挡的六脉神剑;而在皇马持续高光的阿拉巴,似乎比在国家队更得心应手,但球队整体人员看似比威尔士更充裕,却在世预赛表现得不尽人意。

当然,比起北马其顿和土耳其,乌克兰和奥地利是最后可能完成“下克上”的存在,而一旦两队成功逆袭,重现今夏欧洲杯小组赛出线的生死战,也着实令人慨叹重逢来得太快。

当然,苏格兰和威尔士倘若能有一支晋级,也将改写1998年至今,英伦三岛球队出战世界杯只有一支的窘境,不过即便两队其一能逃出生天,来年迎接他们的,恐怕还是英格兰媒体不怀好意的各种调侃。

比起还算和谐的A区,四支球队整体实力最为接近的B区,“内卷”程度甚至在死亡C区之上,俄罗斯、波兰、瑞典和捷克,实力全在伯仲之间。

俄罗斯和波兰两队,欧洲杯周期后虽然不同程度开启新老交替,但步伐却不尽相似。波兰队主帅保罗·索萨仍高度倚重莱万,后者也想改变自己世界杯赛场上一向的弱势表现,但这得先问同龄人久巴答应与否,日尔科夫、吉列尔梅、库德里亚绍夫等更年长的老国脚,显然也要证明他们不止能在家门口逞威风。

另一组对决的焦点也是前锋,欧洲杯上打入5球的希克,偶像恰恰是缺席了欧洲杯的伊布。虽然后者体能已经不足以应付整场比赛,但僵持时段仍是撒手锏。比起依靠个人输出的俄罗斯和波兰,以团队打天下的瑞典与捷克,或许将上演6场首轮对决里最均势的见招拆招。

与A区可能上演的欧洲杯对决相似,B区出线生死战的对手,也可能是波兰VS瑞典,而欧洲杯上,两队那场扣人心弦的3比2,算得上经典赛事,山水有相逢,或许仍是附加赛的主题。

世界杯创立至今91年,赛事规模从最初的4队一路扩军到如今的32队,并将在2026年达到史无前例的48队。但作为足球世界的两大重心之一,欧洲参赛名额的增幅,却远远跟不上世界杯扩军的脚步。

更可怕的是,当非洲、亚洲乃至大洋洲足协都嚷嚷着多要名额、照顾后进时,欧洲成了不得不做出牺牲的那一个。但比“天灾”更可怕的是人祸,欧国联改革看似整体盘活了友谊赛资源,但代价则是世界杯和欧洲杯的晋级规则,都因新赛事的出现,而发生了变数。

在世界杯预选赛欧洲区小组赛结束之后,10支球队以小组头名直接晋级世界杯,10个小组的第二名以及2020-21赛季欧国联顺位靠前的奥地利、捷克共12支球队出战附加赛。

但问题就出现在这两张欧国联的外卡上,放在以往,这两个名额必定属于小组赛战绩最好的两个小组第二,而战绩在10个小组第二中最好的葡萄牙,将铁定拿到直通名额,从而避免和意大利潜在的死磕。

可如今,改制酿成的,却是空前惨剧。而与之对应的,则是已经靠欧国联表现拿到附加赛名额的波兰和奥地利,选择了在小组赛收官阶段“躺平”,拿下了多位主力。放在以往不到最后一轮悬念不休的小组赛,这简直无法想象。

而单场淘汰、输球就回家的残酷赛程,也和以往主客场两回合决胜不可同日而语,当然,即便回归主客场制,在欧足联不再认定客场进球的改革背景下,以往的峰回路转,恐怕也已不复存在。

当然,把锅全部扣给欧足联,倒也略显不公,毕竟,葡萄牙和意大利在小组赛阶段,都不乏锁定小组头名、逃离“内卷”的自救时刻。

但前者收官之战极其保守、功利的思维,后者笃信若日尼奥的点球水准,终于将小错酿成大错,直至无可挽回,仅从球队自身发挥和建设角度,夜路走多了,总会遇见鬼,没有人能在概率游戏里一直是赢家,哪怕欧洲冠军和欧国联冠军,也从不例外。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