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被小众化的奥运会羽毛球赛

当33岁老将张宁再次夺冠,让人敬佩她的顽强精神的同时,却又显现出当今羽坛的一个尴尬现象——整体水平不进反退,后备人才青黄不接。

羽毛球进入奥运会16年,第一次出现女单冠军的成功卫冕,而且还发生在一名33岁的老将身上。

张宁原本根本不敢想象自己能在奥运会上蝉联冠军,因为伤病和体力下降的困扰,使得她的竞技水平早已无法和2004年雅典奥运会夺冠时相比。但由于强有力的对手没有出现,张宁实际上在状态极其不佳的情况下,还是将北京奥运会的女单金牌收入囊中。

雅典奥运会之后,女单除了出现了泰国选手蓬萨纳、印尼选手尤利安蒂、马来西亚选手黄妙珠、中国香港的叶佩妍和中国队的几名小将外,基本上没有抢眼的女单新人出现。在欧洲地区,丹麦和英国两个传统羽毛球强国的人才培养几近停滞,皮红艳、徐怀雯等“海外兵团”勉强维持着欧洲女子选手与亚洲抗衡的局面。

但诸如蓬萨纳这样的新生球员,也远没有达到一流高手的水平,本次奥运会,蓬萨纳、尤利安蒂均败在张宁拍下,黄妙珠和叶佩妍早早出局,中国后起之秀卢兰则在半决赛中负于即将退役的队友谢杏芳,后又在铜牌争夺战中输给了尤利安蒂。

由于年轻队员无法挑起大梁,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李永波今天在张宁夺冠后甚至开起了这样的玩笑,“以张宁现在的状态,她坚持到下届奥运会再拿个冠军,我看也没有问题。”

在男单方面,上届奥运会的一些老面孔主导着本届奥运会,林丹、李铉一、李宗伟、陶菲克、索尼等很难支撑到下届奥运会的男单选手,仍旧是当今羽坛的最强人选,中国的陈金是为数不多的新人,但无论技术实力还是大赛经验均与林丹等人不可同日而语。可以预见,一旦林丹等人在本届奥运会后退役,羽毛球男单水平将在下届奥运会上面临大幅度下滑的危险。

中国的传统优势项目女双,韩国和马来西亚的传统优势项目男双,在本届奥运会上都遇到了新兴对手的挑战,不过,与其说是新兴对手在进步,不如说是这些强队自身水平的止步不前。

中国女双选手尽管在本届奥运会上夺得了冠军,但来自日韩选手的威胁却比上届奥运会大得多。根据近10年的统计,韩国已经多年没有优秀女双组合出现,日本则一直就不是羽毛球强国,韩日两国突然在女双项目上获得成功,很大程度是因为中国女双的群体优势正在减弱,杨维/张洁雯、魏轶力/张亚雯即将退役,中国顶尖的女双组合将只剩下一对选手于洋/杜婧。

据韩国媒体报道,自雅典奥运会男双冠军金东文/何泰权在2005年退役后,韩国男双就出现了人才断档的局面,韩国现在两对男双人选的水平与金东文/何泰权的实力相去甚远。正是由于主要对手的实力减弱,这才给了中国男双选手蔡(斌+贝)/付海峰创造历史的机会——第一次杀入奥运会男双决赛。

本届奥运会5个单项比赛的20个四强席位中,欧洲选手仅占一席,即丹麦男双组合拉斯姆森/拉尔斯。欧洲选手实力的大幅度下降,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羽毛球运动的发展。

拉斯姆森今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丹麦羽毛球队已经很多年没有新人涌现,年龄已经超过30岁的盖德、拉斯姆森、拉尔斯都还是丹麦队的主力,年近40岁的埃里克森、汉森等老将已经驰骋羽坛近20年,却仍无年轻人接班。

拉斯姆森介绍,羽毛球在丹麦仍然是一项很有群众基础的运动,但由于职业化程度太低,很多年轻人虽然喜欢羽毛球却不会向高水平、高层次发展,因为打羽毛球不仅赚不到钱,还要花高薪请教练。

正是由于年轻人难以向高层次发展,丹麦羽毛球队已经多年挖掘不到新星。相同的情况也在英国等羽毛球传统强国出现。

由于担忧羽毛球正在演变为只有亚洲运动员竞争的地区性运动,国际奥委会曾有计划将羽毛球列为剔除出奥运会的候选项目,这曾迫使国际羽联采取措施推广羽毛球。但就目前羽毛球运动的发展状况看,不仅在欧洲,就连亚洲地区都已出现竞技水平下降和后备人才断档的尴尬。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